瀏覽人次: 546

院長的話

【大師、佛教學院與我】

文/萬金川院長

|一・傳統書院於現代大學的意義|
對中國教育史和西洋教育史略有所知的人大概都知道,宋代興起的書院,原初是由禪院慢慢脫胎而來;至於今天普設於世界各地的世俗大學,其前身則是從歐洲中古時期的修院逐漸演化而成。
國際知名的高等學府,不論是英國的牛津與劍橋,或是美國的哈佛與耶魯,在這些學校的建制之中都有一座歷史悠久的神學院,而這種設置不僅僅在於標榜高等學府之中應有的求道精神,更有其昭示莘莘學子一個明確知識方向的深遠意涵。

|二・與大師的南華初緣|
2009年,正值個人「學術休假」期間,一日突然在家中接獲 大師來電,說要親來舍下拜訪,一介凡夫如何擔當得起。趕緊回說:「豈敢勞動大駕!」於是彼此相約到佛光山台北道場會面。
事實上,能與佛光山結緣,還是因為當年南華大學初創之際,個人和不少大學時代的好友相偕南下,共襄 大師辦學的盛舉。並且任職期間更蒙 大師暨惠師父不棄,出任佛光山委託南華大學辨理的佛教研究中心主任一職。其後(中略)揮別了南華五年的歲月而前往中央大學中文系擔任教職。

|三・受託為第二任佛教學院院長|
依照約定的時間,個人便前往佛光山台北道場拜謁 大師。一俟個人坐定,大師劈頭的第一句話就說:「萬老師當年你離開南華,真是南華的損失!」(中略)接著 大師便開門見山,直接說明了約見我的用意。原來是因為佛教學院院長請辭, 大師希望個人能從目前工作單位借調到佛光大學服務一段時間,並出任佛教學院院長一職。說實在的,當時聽到 大師這一段突如其來的話語,個人心中真是五味雜陳,一時之間也愣住了,不知道應該如何來回覆 他老人家。

|四・大師願景:佛教學院是高等學府之靈魂|
就在氣氛瞬間似乎凝結的那一剎那, 大師卻又緩緩道出了他心目中佛教學院的願景:「我不是要辦一所傳統的叢林學院,那種以培育僧才為目標的學院,佛光山早已有之,並且如今也發展出了相當的規模。當然,我也不是要在佛光大學增添一所世俗性的一般學院,那沒有多大意義。大學裡可以增設的學院何其多,為甚麼一定要設置佛教學院呢?因為一所大學,需要一個靈魂,需要一個確切的精神方向!我希望佛教學能夠承擔這項任務,並且勇於負起這個責任!」
頓時之間,個人當下就明白了 大師對佛教學院的期許,是希望這所學院能夠成為佛光大學的精神象徵,具體落實人間佛教的理念—以出世的心而行入世的事!在神聖化與世俗化的兩端,好好承擔起一座橋樑應該肩負起來的責任。
當時個人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竟然回說, 大師就讓我來試試看吧!隨即 大師便告訴周邊的法師們,日後要全力配合萬老師來把佛教學院辦好。

|五・穿梭佛教學院初創時的身影|
在借調前往佛光任職的那一段時間裡(編案:2009-2010年),不論是課程的重新調整或是師資的延聘,不但得到了前任佛光大學翁校長的大力配合,更得到 大師全力的支持,並告訴我一定要為佛教學院延請一流的師資。黃繹勳與宗玉媺兩位學有專長的老師,一位是留學美國的博士,一位是留學德國的博士,她們兩位優秀的佛學研究人材就是當年個人借調佛光的時候,敦聘而前來佛教學院任教的。
雲水軒與海淨樓是佛教學院的所在地,仿宋的建築隱約於山勢之間,軒門前方則是一片開闊,既可遠眺太平洋,也可觀見載浮載沉的龜山島。游走在教室與寮房之間,徘徊於典座與香燈之際,共住、共食與共學的生活,使得整幢雲水軒與海淨樓成了偌大的一座情景教室,日復一日的上演著解行並重的現代戲碼。靈秀的山水,自當孕育出不凡的氣宇。能夠潛玩其間的學子們,真是何其有幸!

|六・大師眼中的佛教現代教育|
在個人任職佛教學院的那一段歲月裡, 大師不時便會前來學院訪視並垂詢院務。當然,大師蒞臨的時候,也總是同學們最歡喜的日子,因為 他老人家疼愛這些孩子,總是會帶些禮物給他們。
除此而外,有幾件令人始終難忘的事情,特別值得在此一提。
其一是 大師有一次突然前來佛教學院,並召集全院師生講話。原來是 他老人家聽說有同學被罰跪香的事情,特來查明事情原委,並且講了自身過往在佛學院修學期間,的確是在棒喝之間成長的,但是今天再用同樣的方式來教育孩子的話,那就是負責教育工作的人員無計可施的一種落伍行徑,更何況禮佛原本是件讓人歡喜的事情,豈可用來處罰。 大師並且表示,教育要現代化,要能夠與時俱進,爾後不希望佛教學院再有類似的風聲傳出。

|七・佛教學院是為整個人間辦的|
其二是此間有一個行之有年的傳統,由各個相關單位包括各個不同道場興辦的佛學院以及若干高校的相關科系在內,輪流主辦一年一度的佛學論文聯合發表會。個人借調佛教學院期間,正好輪到本院主辦這項佛學研究界的年度盛事。
在個人上山晉見 大師並當面稟告此事的時候, 大師隨即開示說:「佛教學院不是為佛光山辦的,它是為整個人間辦的,萬院長!你要開大門,走大路,與人為善,多多和其它道場交流,增加彼此的瞭解,大家都是為佛陀辦事的啊!」

|八・悄悄揮別|
個人一年的借調期限眼看就要屆滿了, 大師與翁前校長也曾數度挽留。 大師並且還說:「中央大學並不缺一名教授,但是佛教學院很需要你啊!」然而,個人仍然因為一點私心而拂逆了 他老人家的挽留!因為中央大學的人事單位事前曾經告訴我,若是不能在一年借調期滿歸建的話,將會嚴重影響個人日後的退休權益,雖然個人並沒有將此事稟明 大師。
悄悄回到原初的任職單位,繼續過著教學的生涯,數年之間也沒再過問佛教學院的事情,畢竟不在其位,便不應該再謀其政了。

|九・重續佛光緣:佛教研究中心|
及至又再次到了個人的「學術休假」,這次是惠師父打了電話給我,也是相約在台北道場見面。這次談論的事情,則是由於佛光大學新近成立了一個校級的佛教研究中心(編案:2013年),惠師父希望個人能夠出面主持一些大型的佛學研究計畫。
在答應承接惠師父交辦的這項任務之後,個人又與佛光大學再續前緣,雖然這次的對象是該校的佛教研究中心。由於主持計畫的關係,個人又經常穿梭在雲水軒之間,同時並在佛教學院兼了一門研究所的課程。

|十・回任院長 不忘初心|
就在這項大型計畫第一年期的成果發表會在佛光山盛大舉辦之際, 大師除了親自召見與會的國際學者之外,更私下問我何時退休,願不願意再到佛光大學任教。我回說,退休後只打算閒在家中養老! 大師笑著說:「我馬上就要九十歲了,慈惠法師也快八十了,都還在忙,你怎麼可以說要退休,要養老呢!」當下真讓我羞愧的無地自容。
於是我便提前退休而又到了佛教學院任職(編案:2015年)。就在個人重新回到佛教學院, 大師又親臨學院為全院師生打氣,又再次要求佛教學院一定要成為佛光大學的靈魂並為此而奮鬥,同時也要肩負起溝通神聖與世俗的責任。

(各段落標題為小編加。文收於佛光大學佛教學院十週年紀念特刊《十年雲水 百年樹人》,2018年,頁68-73。)


This is an image
圖:2018年1月21-22日 佛教學院教職員共識營與大師合影。萬金川院長為大師右